幸运赛车

福從哪里來,從孝養父母開始-佛教故事-幸運賽車

時間: 2016-04-16 19:03     來源:學佛網

楊黼受老僧開示竭力孝親

楊黼,是安徽省太和縣人。他感覺人生無常,立志修道,聽說四川省無際大師的道行很高,為了要親近明師,他就辭別雙親,離開故鄉,到四川去訪師求道。

剛抵四川省境內,遇見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和尚,他向老和尚很恭敬的頂了一個禮,老和尚問他說:‘你從哪里來?到四川來做什么?’他答道:‘我從安徽省來,想到四川參訪無際大師,修學佛法的大道。’老和尚說:‘你要見無際大師,那不如見佛。’楊黼問:‘我很想見佛,但不知佛在哪里,請求老和尚指示我,好嗎?’老和尚說:‘你趕快回家去,看到肩上披著大被,腳上倒穿鞋子的,那就是佛了。’楊黼聽了老和尚的話,深信不疑,就整理行裝,雇舟返鄉,在路上跋涉了一個多月,回家的那天,已是暮色蒼茫的黃昏,他敲著家中的大門,呼喚媽媽開門,他媽媽聽到寶貝兒子回來了,歡喜得從床上跳起來,來不及穿衣服,只把棉被披在肩上,倒拖了鞋子,匆匆忙忙的出來開門,迎接愛兒。楊黼看到披衾倒屣的媽媽,頓然覺悟父母才是活佛。

從此以后,竭力孝順雙親,在物質方面,盡量使父母滿足,在精神方面,盡量使父母快樂,后來楊黼享八十歲的高壽,臨終時候,誦金剛經的四句偈,安詳而逝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福從哪里來,從孝養父母開始-佛教故事-幸運賽車

徐一鵬純孝感動猛虎

徐一鵬,是浙江省鄞縣人,對父母很孝順,家中貧苦,不得不出外謀生,在海濱一個村莊中設館授徒。

有一天夜間,他做了個奇異的夢,醒來以后,對主人說:‘恐怕我的父親在家中病重,我急欲回家看一看父親。’他在歸家的途中,經過一處山嶺,忽然遇見一只猛虎,由于孝父的一片誠心,雖然遭此危險,一些也不驚慌,他很鎮靜的祝禱說:‘我為了父親害病,急欲回家侍候,愿老虎憐憫,不要阻擋我的去路。’說也奇怪,那只老虎好像很受感動似的,竟回頭而去。

徐一鵬回到家中,他父親本已病重得昏迷不醒,看到兒子回家,竟蘇醒過來,對他說:‘我的愛兒,你回家的時候,在路上遇到老虎嗎?剛才我被攝至冥府,聽到一個緋衣人的談話,知道我本來已命該壽終,因為兒子純孝的感動,使猛虎也退避,冥司特地延我壽命一紀。’

后來他父親的病,果即痊愈,過了十二年才去世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潘綜以死救父免于匪禍

潘綜,是晉朝時代浙江吳興人。

當時妖黨孫恩作亂,匪兵攻破村邑,潘綜有一個年老的父親,已是七十多歲的高齡,難于行動,他就背負著父親,逃避匪禍。因此他不得不走得很慢,有給匪兵追上的危險。他的父親潘驃對他說:‘我年已衰老,不能行動,無法逃走,你年紀輕,獨自一個人逃,還可來得及避去匪禍,倘若帶著我走,走得很慢,勢必給匪兵追上,那么我們父子二人都要遇難。希望你不要管我,自己一個人逃,可以保全你的生命。’潘綜聽了父親這一番話,雖覺很有道理,但還不肯舍棄年老的父親,結果終于給匪兵追上。

潘綜向匪兵叩頭說:‘我的父親已是七十多歲的高齡,求求你們饒恕他,保全他的老命吧!’他父親潘驃也向匪兵請求說:‘我的兒子年齡輕,本來可以走避,為了不肯舍棄我,所以沒有走。但我年已老,死也沒有關系,只求求保全我兒子的生命。’有一個匪兵正要舉刀砍殺年老的潘驃,老人家嚇得魂不附體,潘綜急忙把老父抱在腹下,匪兵就舉刀轉砍潘綜,一時被砍得皮破血流,頓時昏暈過去。忽然另一匪兵跑過來,對其余的匪兵說:‘這一青年以死救父,是難能可貴的孝子,怎么可殺他呢?殺孝子是不祥的事,萬萬不可殺!’其余匪兵聽了,急忙把潘綜救活過來,護送他們父子二人安全回家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孝媳守護病姑得免火災

清代乾隆庚子年間,北平(即今北京)竹斜街發生大火,焚毀的房屋,達百余棟之多,死傷的民眾,數以千計,一時大哭小喊,情況極為凄慘,至于損失的財產,更無法估計。可是在這一場大火中,也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奇跡,就是在火災的斷壁殘垣之中,竟有一間破屋巍然獨存,未被火焚。這一間幸運的破屋中住著什么人呢?為什么能單獨避去火災呢?

據人們這樣說:破屋中僅住著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婆婆,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寡婦,她們姑媳二人,相依為命。老婆婆的兒子,早于幾年前去世,鄰村的人,很多來向寡婦說媒,勸誘她再嫁,可是這位年輕的寡婦,因為婆婆久病臥床,需要她日夜看護,侍奉湯藥,所以她寧愿犧牲自己的青春,堅持拒絕人們的說媒,代表決不再嫁。一年復一年,她細心耐煩的看護著病姑,口無怨言,面無怨色。

在這一場大火災中,當熊熊的火焰燃燒到她們的鄰居時,忽然風勢轉變了方向,所以火焰沒有燃及她們的房屋。當時的人,都認為是孝媳守護病姑的孝行,感動了菩薩,因而菩薩保佑她們免了火災。(取材自灤陽消夏錄)

道丕法師誠感父骨

后周道丕法師,是陜西長安貴胄里人,自幼抱著出世的大志,七歲就出家做和尚。

十九歲時,長安發生戰事,帶著母親到華山避難,住在山洞中,那時因為兵災的影響,米價很貴,沒錢買米,只得餓著自己的肚子,乞食供母。母親問他:‘兒子吃飽飯了嗎?’他雖饑腸轆轆,但為了避免母親傷心,回答說:‘我已經吃飽了。’他的父親是一位軍人,在霍山的戰役中陣亡,他母親對他說:‘你父親在霍山戰死,尸骨暴露在風霜中,你能把它尋回來安葬嗎?’法師奉了母命,一路趕往霍山,尋取父親的尸骨。

可是他看到戰場上東一堆西一堆的累累白骨,無法知道究竟哪一具是父親的遺骨。他就日夜的誦經,向空中祈禱說:‘古人精誠的感應,有滴血認骨的事,現在我要尋取父骨,祝愿群骨之中,倘若有轉動的,那就是我父親的遺骨。’他專心一志的注視著一大堆白骨,精誠祈禱,過了幾天,忽然有一具髑髏從骨堆中跳出,搖動了很久,他知道這絕對是父親的遺骨,不禁高興得跳起來,把那具髑髏抱在自己的懷中,帶回家中見母親。就在這天夜間,他母親也夢見丈夫歸家,第二天早晨,果然看到道丕法師帶著父親的遺體回來,隨即安葬。當時的人,都認為道丕法師的尋得父骨,是至孝的精誠感應所致。

后來法師在朝中講道,常居首席的地位,頗獲朝野人士敬重。像道丕法師的孝行,絕粒而餉母饑,誦經而獲父骨,真是大孝兼乎存歿,至行超乎古今,可說是佛門中具有孝行的模范人物。(取材自高僧傳)

宗賾禪師念佛度母

宋代長蘆宗賾禪師,湖北襄陽人,自幼喪父,他的母親陳氏,把他帶往舅父家中撫養。少年時代,讀誦儒書,博通世典。二十九歲,忽然覺悟人生的無常,立志修學佛法,禮長蘆秀禪師出家,參通玄理,深明宗要。

想到母親養育的深恩,當圖報答,就迎接母親在寺內方丈東室,朝夕侍奉,除了供養豐富的物質外,更懇切的勸導母親念佛,修學凈土法門,過了七年,他的母親在念佛聲中,安詳生西。禪師曾著勸孝文行世,共一百二十篇,前一百篇,說明物質的奉養,是世間的孝,后二十篇,說明勸父母修凈土,是出世間的孝,往生西方上品上生的果,當以孝養父母為先。(取材自凈土圣賢錄)

顧態奉父誠心不欺

顧態,是一位天性很孝順的人。他的父親娶妾,生了兩個兒子,十分鐘愛,顧先生以教書為職業,每年所得薪金,全數奉獻給父親。

庚子年的春天,他受聘為張氏家塾的老師,到任的那日,張氏知道顧先生的孝行,就把全年的薪金,一次送給他,并且對他說;‘今天我送給你的銀子,你的父親不知道,這里有人出售田地,你可把這銀子買田,到了秋收以后,可以獲得幾石的租米,這樣才是增加收入的好辦法,何必把薪金都給父親呢!’顧態回答說:‘父親是我家庭中的家長,我的薪金收入,應該都給父親分配應用,才能盡到做兒子的責任。我怎可為了幾石租米而改變孝心,怎敢把錢私用而欺騙我的父親呢?’他收受了張氏全年的薪金,仍是誠心恭敬的全數奉獻給父親。

由于顧先生孝順的榜樣,所以他的兒子都有良好的品行,有一名叫際明的兒子,少年時就考中了進士,做到翰林的官位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楊孝子行乞供親死后升天

楊孝子,是江蘇省武進縣圩橋里人。他的父母親生活十分貧苦,并且體弱多病,終年與床褥為伍,苦水為伴,除了衣食以外,還要支出很多的醫藥費。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,楊孝子實在無法負擔父母親的生活,萬不得已,只好冒著恥辱做乞丐了。把行乞所得食物,供養父母,倘若父母還沒有吃飽,雖然自己餓得饑腸轆轆,也不敢先吃,一定要待父母完全吃飽以后,方才進食。如有美好的珍貴食品,就跪在父母的面前,很恭敬的獻給雙親吃。不僅在物質上,使父母親的衣食滿足,另在精神上,使雙親有所娛樂,可是地處鄉間,沒有戲院劇場等娛樂場所,楊孝子就自己編造了很多山歌,在雙親面前,一面唱歌,一面跳舞,博得雙親的歡笑。這樣經過了十多年,當地的人,都為楊孝子的孝行所感動。有一家富戶,要雇楊孝子為傭仆,但他并沒有接受,回答富戶說:‘我的雙親終年害病,纏綿床褥,我每天除了行乞之外,就要在家為雙親侍奉湯藥,不能一天離開家庭,所以我無法到你家中來做傭仆,只能謝謝你的好意了。’從此以后,他仍是像以前一樣的行乞,稍有余錢,就替雙親延醫診病。后來楊孝子的父母相繼去世,他把行乞所得的錢,買了兩具棺材,脫下自己的衣服做殮衣,雖天氣嚴寒,赤身忍凍,也不顧惜。父母的遺體葬在田野間,他露宿墓旁,日日夜夜的哀哭,過了一個多月,竟因悲慟過度致死。

在楊孝子死后的一天,鄉間有一姓徐名道之的人,因病去世,被鬼差帶到冥府,看到一個穿著紫袍的冥官,向冥王報告說:‘楊孝子到了。’冥王趨前歡迎。徐道之仔細一看。原來冥王所歡迎的人,就是剛去世的楊孝子。當時聽到冥王對楊孝子說:‘久仰你的孝行,像你這樣的大善人,我們地府是不敢驚瀆你的。現在天帝有命令,召你升到天堂去。’徐道之因經冥官查明陽壽未盡,回陽蘇醒了。在徐道之復活以后,逢人便講述在冥府親聞冥王宣布楊孝子升天的事,因此當地的人,都知道楊孝子死后,受到升天的善報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朱壽昌修懺遇母

宋朝朱壽昌,是刑部侍郎朱巽的兒子,他的母親劉氏,出身微賤,在壽昌七歲的時候,他的父親就與母親離婚,后來他母親又改嫁民間,不通音訊,到壽昌長大以后,常常思慕自己的母親,但不知母親的下落,苦于無法會面,十分悲哀。他就辭去了官職,立志一定要尋到母親,經過了萬里的跋涉,吃盡了千辛萬苦,還是沒有達到尋見母親的愿望。

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,深信感應的不虛,他刺了自己身上的鮮血,用血寫成水懺一部,印施流通,利益大眾,并且日日夜夜的持誦水懺不輟,祈求佛菩薩的靈感。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,有一天,他走到陜西同州地方,忽然遇見了母親,那時他母親雖已鶴發蒼蒼,面有皺紋,但容貌還能認識,可是壽昌以前還是七歲的小孩,現已長成了大人,他母親卻不認識他了。壽昌親切的連呼:‘媽媽!媽媽!’并且高聲的說:‘我是壽昌,我是壽昌。’他母親哎呀一聲說:‘我的兒,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此與你相見。’母子二人,二十多年不見,一旦會面,不禁驚喜交集,喜極而涕,抱頭痛哭,感動了很多路旁的行人,都駐足而觀。朱壽昌把母親迎回家中,盡心孝養,后來他出任‘司農少卿’的官職,孝行更篤。當時士大夫中,對于朱壽昌的孝行感應,一時傳為佳話。(取材自夢溪筆談)

吳二事母盡孝免于雷擊

吳二,是江西省臨川縣的一個貧民,侍奉老母,極為孝順,頗能博得老母的歡心。有一天夜間,夢見神對他說:‘你前生有宿惡,明天午刻,將為雷擊死。’吳二因為不忍離開老母,求神救命。神說:‘這是天數,沒有辦法避免的。’吳二深恐雷擊使母受驚,第二天早晨,準備了早膳對母親說:‘我今天有事出門,請母親暫到妹妹家去。’可是他的母親不允許,過一會兒,天空中烏云滿布,雷聲隆隆,電光閃閃,吳二更加憂慮母親受驚,急忙把大門關上,自己跑到田野去,靜待雷擊的懲罰。

哪知再過一會兒,天空放晴,吳二竟沒有遭受雷擊,平安歸家。回到家中以后,小心的保護著母親,還不敢把夢中的經過說出來。第二天夜間,又夢神對他說:‘你的至孝感天,已宥除前生的宿惡。’后來吳二更加孝養母親,終身不懈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許坦舍命救親

許坦,是唐朝時代的孝子,在他十歲的那年,有一天,跟著他的父親一同入山采藥,忽然半路中跳出一只猛獸大豹,張開了血盆大口,攫著他的父親。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下,小小年紀的許坦,并不驚慌,他一面鼓足了最大的力氣,高聲呼救,一面舉起了木杖,奔著向前追擊那只大豹。說也奇怪,那只兇猛的豹,竟出乎意外的,舍棄他的父親,回頭逃走。許坦的父親,得以死里逃生,真是驚喜交集。

幸运赛车父子二人,在飽受虛驚之后,再也無心采藥,就一同徐步回家。從此遠近各地的人,傳播著這一件頗有傳奇性的事實,大家都認為許坦的孝行,制服了猛獸。否則的話,那只兇惡的大豹,能猛攫他的父親,怎么反而畏懼十歲的小孩子呢?這顯然是至孝的感應所致。后來這件孝行的美談,傳到朝庭,皇帝唐太宗聽了大奇,對侍臣們說:‘許坦是一個小小的兒童,竟能舍命救親,因而制服猛獸,這樣令人感動的至孝,應該予以大大的嘉獎。’后來皇帝授予他‘文林郎’的官銜,享受殊榮。(取材自歷史感應統記)

孫瑾孝感天晴

幸运赛车孫瑾,是元朝時代的孝子。侍奉父親及繼母,竭盡心力,表現至誠的孝行,頗為當時人民所稱道。父親去世以后,棺柩停在家中四年,他憂傷萬分,整日衣不解帶,每天只吃稀粥,斷絕葷腥,虔誠的念佛誦經,以期父親魂超極樂。將要出葬的時候,雇船載著棺柩渡江,正值狂風怒號,波浪洶涌,可是當運柩的船剛開出時,頓時風平浪靜,一帆風順,好像行于平地一樣,大家都贊嘆這是孝順的感應。

他侍奉繼母唐氏,宛如母親,有一年,繼母胸部生了一個大癰,膿血淋漓,呻吟床榻,痛苦萬分。他為孝心的驅使,不嫌膿血的污穢腥臭,用嘴吮著繼母的瘡口,用舌舐去皮膚上的膿血,過了幾天,繼母唐氏的癰,竟霍然而愈。唐氏又患眼病,起先只是雙目紅腫,視力模糊,延醫診治,病勢并未減輕,反而一天一天的加重。最后竟至雙目失明。他看到繼母不能看見世界上的一切,實在太可憐,他想,以前繼母患癰,是他用舌舐愈的,倘使再用前法,是否也有復明的希望呢?因此,他又不畏污穢,不怕麻煩,每天用舌舐著繼母的雙目,一星期,二星期的過去,并不見效,但他一點也不灰心,每天繼續為唐氏舐目,因為他想這樣最少可給繼母精神上的安慰,持續了兩個月,繼母的雙目,居然復明,重見天日,母子二人,真有說不出的喜悅。

后來繼母老病去世,將要下葬的時候,每天苦于大雨滂沱,因而葬事受阻,他夜間向天號哭,祈求天公放晴。第二天早晨,果然云開日朗,天空大放光明,葬事得以順利進行。葬畢以后,天又下雨,數日不止。天公放晴一天,分明是便利孝子葬母的。從孫瑾孝順格天的事跡看來,可知孝順之至,所求皆應。無感不通,真是不可思議。(取材自歷史感應統記)

黃道賢減壽益親

黃道賢,是元代的孝子。

幸运赛车他自幼喪母,全賴父親把他辛辛苦苦的教養成人。他深深地感覺到親恩如海,因此侍奉父親,竭盡心力,每天早晨及晚上,都要誠誠懇懇的向父親噓寒問暖,從來沒有一天懈怠。有一年,他父親患了很重的病,遍請名醫治療,哪知非但不見痊愈,反而一天一天的危險,神識昏迷,不省人事,竟使群醫束手。黃道賢看到父親危篤的病狀,急得日夜憂慮,手足無措。幸而他平日有宗教信仰,想起觀世音菩薩是大慈大悲的,救苦救難,有求必應,就在觀音菩薩圣像前焚香點燭頂禮祈禱,愿意減少自己的壽命一紀,增添父親的壽命。俗語說:‘人有誠心,佛有感應。’當他祈禱完畢以后,父親的神識就清醒過來,全身病痛,爽然若失,許多名醫看到他父親不藥而愈,都嘆為奇跡。到了元統一年,他的父親才老病去世,果然符合增添一紀之數。

道賢雖自愿減壽,卻反而享到高壽,并且生活富足,兒孫滿堂,臨終的時候,毫無痛苦,安祥而逝。(取材自萬善之元)

魏母陳悟證居士割臂療親

魏母陳悟證居士,是清代末年湖南郴州詩人陳筠心先生的孫女,也就是邵陽佛學巨子魏默深大德的孫媳。他的兒子魏逖先,法名真安,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,曾經講述他母親割臂療親的孝行,極能勸世勵俗,現在寫在下面:

魏母十二歲的時候,她的父親遠出謀生,因此只有她一人在家侍奉母親。有一天深夜,她的母親忽患急病,吐血不止,這時家中沒有一個男子,母女二人,驚惶失措。正在危急的時候,她毅然割下左手臂上的一條肉,煎了湯給母親吃,說也奇怪,她母親喝了湯以后,吐血立止,轉危為安。當時她為了顧慮母親心痛不忍吃,沒有告訴母親是煎臂肉的湯,只說是藥汁,也沒有對別人說,所以這件割臂療親的孝行,不但當時沒有人知道,且當時婦女都是穿的長袖衣服,無人發覺她臂上的刀痕,因此數十年來一直無人知曉,就是她的兒女也不知其事。

直到一九二八年,這位童年時曾經割臂療親的魏老太太,已是七十三歲的高齡,這年冬天害病,她的兒子逖先居士,想到母親衰老之年,世間的供養,力不從心,就發心為母親祈求出世的大道,在十二月十八日,左臂燃香,為母發愿祈求三業清凈。到同月二十三日的夜間,魏母忽有衰弱無力的現象,呼吸微弱,全家的人睹狀,就環繞在她病榻旁齊聲念佛。那年的除夕,逖先居士又于右臂燃香九炷,為母發普賢十大愿。到了第二年,即一九二九年正月十五日的夜間,逖先居士的妹妹悟進居士,也燃香左臂三炷,正月十六日的早晨,又燃右臂六炷,三月初一日,逖先與二位妹妹,再各燃香左臂三炷,共同為母祈求佛力加被。這時魏母陳悟證居士,看到兒子們的孝心,極為感動。因此呼喚兒女們到病榻前說:‘我在十二歲的時候,曾割臂醫療你們外祖母的急病,當初我絕對沒有希望將來我的兒女也能報答我,想不到現在我病了,你們竟為我燃這樣多的臂香,祈求佛力加被,這應該是我童年時割臂療親的感應。’說完以后,就揭開衣袖,露出左臂給兒女們看,大家才發覺魏老太太童年時割肉處的刀痕,長約三寸,寬約七八分,看到的人,都感動而泣。到了三月初六的辰時,魏母在念佛聲中,含笑合掌而西歸。

我們看魏老太太童年時的割臂療親,志在救親,非求名聞,所以經過六十年之久而無人知曉,因為純孝出于至誠,所以能不著相,不求表揚。但到臨終的時候,兒女們都在臂上燃香,使其母獲得佛力加被,得生凈土,這顯然是她童年時割臂療親的感應。孝經上說:‘孝悌之至,通乎神明。’確是真實不虛的。(取材自真安居士筆記)

幸運賽車提示您:無論好運與壞運,不必高興或氣餒,福報享盡即為壞運,壞運過去即為好運,多行善事才是好運的根本。(轉載請注明來自-華易網-:www.wearlook.cn)

    精品測算
    • 出生日期
    • 出生時辰
    •     性   別

    華易網免費測試推薦

    欄目導航

    精品專題